这个学期还没结束,但我已经很想为这个学期来做一个总结了……就只差考试

其实在这个学期,遇到的问题并不大,只是一些比较复杂的人际关系

那些芝麻琐碎的事情,却影响了我几个月的情绪

就别怪我那么容易被影响啦,处女座太执着于小细节


说真的,我不善于用很好的方式与人沟通

了解我的人,会知道……我总在很熟的人面前表现很多身体语言,很放肆很夸张的那一型

不懂我的人,会觉得……我独来独往,在他们面前、在他们的眼里,我是多么的孤独,一句也不多说

他们对于我这一型人的误会,是以为我不好相处。

在自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们不是我的圈子,但他们却非得要把我看成不掺他们的“独立人士”


不过我要说的是,话题。

在一个圈子里,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多种多样话的话题…… 这对我来说是种乐趣

她们,和我不一样。在女生的圈子里,她们总喜欢把话题围绕在泡吧、香水、时尚、指甲油……

对不起,我想有问题的是我,我太反感于女生话题。那不是我想追求的享受,我不喜欢追求物质性的东西

抱歉。我不喜欢包装,我不喜欢华丽

我享受大自然,我喜欢玩水,但女生怕麻烦,都喜欢干的。这是我和她们的不一样

我享受乐与笑,我喜欢不顾形象,但他人会认为我疯的,没有矜持

再说一声抱歉,我想做我自己。我有面具但我选择不把它戴上,毕竟这不是“必须”要做的


再来,这学期的报告

这学期的报告几乎让我应付不来,不是学业问题,是人际问题

组长组员 或者是 朋友,你要怎样看待?你要选择用怎样的角度去面对和你同组的人?

对我来说,两者都是。

但是………… 我和他们之间的想法,看来…… 不一致。

而我对不同的报告设下的目标,无意义。因为其他人。


实话实说,这篇文章我相信会有人看到。但是,我想要求读这篇文章的你,

就抱着“这是一个了解我的机会”来把接下来的东西读完


我,算是个自我的人。但我懂得会议的宗旨目的是什么

当组员前来出席会议讨论,提出意见的人并不分地位高低,还是说话技巧。大家都是平等的不是么?

对于自己说什么而在那里自己high的人,我无意见。但是,当你的一个决定会影响整组的运作的时候,对不起,我会阻止

做一份报告,我们需要各方面的意见,不同角度看事情

我难过于组员用自己的想法来说自己本身喜欢的东西,再决定放进报告里头。我愤怒于他人一次再一次的挑战我忍耐度的极限

不拐弯抹角,我认为这叫“自我”(ego)

自我设定太过好强,总是用自己喜欢的东西来决定某个方向,这对大家都没好处


譬如说,摄影或录制短片。一个短片的制胜点,在于取镜技巧和构思

当我脑袋出现一个灯泡,有更好的提议,再告诉那个“你”知道

“你”的反应,却是不屑、不理、不要,再补上不爽的一句“你来拿镜咯!”

这位女士,我要求的的东西,出来的结果也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分数好

为何你要执着于你太过于简单的取镜技巧?你想做的东西没有错,只是可以更好

为何就不肯接受其他人的意见,来稍做点修饰?

但是你的想法那么自我又自闭,我是在没办法的情况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看,看我们的报告分数一分一分地在流逝而已


另外,我知道我背后的坏话,有很多很多都从他们嘴里说出来的,但我不否认那不是真的

我承认,我的确有像你们说的那样——中规中矩

对啊,一旦我完成了我自己的任务,我就不会插手。

但我背负着我个人的原因,就因为看不过眼某些组员对报告置之不理,要不然就是敷衍带过,再不然就是借口多多

那……我为什么要帮?

你明明有着那样的能力去把任务完成,而且你有足够的时间

试问我为什么要插手来帮你减轻原本属于你的责任呢?帮你等于让你有借口推辞!

我明白什么是互相帮忙,但我也明白什么事该公事公办

你有你的玩乐我也有我的玩乐,但我还是会交货。你问问你自己,你付出了多少努力?

敷衍带过偷工减料,结果是我们的分数也被偷工减料啦!

别把你自己的快乐带痛苦给别人去承担,那是你该做的事,别人没有义务去帮你的

帮你的人没有解决你的难题(事实上你也没有难题),只是让你有更多时间去消遣,去看戏,去泡吧,去唱k

看到你的所作所为,我,为什么要帮?我的为人就是你如何对待我我会如何对待你

我就像个镜子,你赏我一个耳光,我就会让你耳朵响了一下。你用心来对待我,我用意来对你好

结论?我不是好人


原本是两人的任务要完成的计划书,在当初你推辞给单人去完成的时候,你就要承担接下来的后果

你能毫无感觉、亏欠地这样对待人家,为什么你却希望人家能用很好的态度去帮你再面对你?

我不是圣人 ,很明显我也有自己的脾气,可以是很坏的那种

有朋友认识了我十几年都没看过我发一场真正的脾气,有人却可以认识我一、两个月就说我脾气不好

主要的问题在哪里?别总是怪别人对你不好,然后再免费替我做宣传。扪心自问,难道你有给别人一流的态度和服务吗?


还有,体谅

体谅别人真的有那么难么?一而再的辛苦他人,我看了心都不好受

站在别人立场说一句对别人有好处的话,偶尔,这是温暖,这是心灵上的拥抱

看着组员每次从好一段距离步行去开会……看着组员从忙到凌晨只睡了一个小时……看着组员等到凌晨只为了burn文件进光碟片……等等

但每次我都听不到什么慰问的话,传达给那些辛苦的组员。

我心灰于团队精神不存在 


我承认,我没帮上什么忙,这我错。但是我不是没有感觉

看在眼里后,我没开口,我不要再提出任何异议

因为在那个组里,我很麻木。给意见我变得麻木,主动我变得麻木

是我和你们的管道不对?还是态度问题…… 这我也抓不懂脑子

“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觉得其实我们可以这样做……………… ” 

(眼睛瞄了一下)“反正你是leader啊,你做决定咯!”

给出意见然后得到这样不屑的回应,我会很气馁,我觉得那样的反应很挫他人的期待。换做是你呢?

啊不然就是采取自己expect要的意见。但符合会议的宗旨么

综合意见这一个环节,个人立场,我觉得很重要。但如上面所说的,被同一种方式对待太多次,我会麻木

到最后我必须要转变

经过一段时间,我变得很随性,中立。什么意见我都行,任务给我,我执行就对了。是他们让我形成了这样的一个性格

 

“这样可以吗?” “嗯”

“那这个呢?” “随便”

“但是这个也可以通吧?” “都行”

但是后来我不给意见的时候,却说…………

“这样ok吗?” “我都可以” “我要你们给意见你们就这样子”

好的,当时我的心情是:无言


说真的,还有好多好多不开心,我在这个学期,遇到了

我一度认为这是我在人际关系上的一个瓶颈

我不了解我自己,有时也无法控制自己。但我很清楚明白,我不是一个很好的人,不是一个很好的女生

有脾气,有个性,有主见,钻牛角尖 坚持己见,这些我都很丰富

另一方面,我对人也可以有容忍,但也要看对方是有意还是无心

我没有“硬颈”到那样的地步,要迁让不是问题,但不要把我逼疯了

我记恩可以记很久,但…… 记仇我也很在行,要我从新评估一个已经在我心里被抹黑的人,我需要看到对方很大的改变

当然我不会很享受这些过程,还会觉得煎熬和折腾

但是每个人有独特的看待和处理方式,这些内心个性我需要时间去从新整理


所以?这个学期,大部分的时间我活得没什么愉快,也还好我在组里也经历过快乐

至少,我要看作这个学期,是个成长阶段。

一种米养白种人。我要弄清这个道理

看来我的容忍要弄大大的,这样才咽得下好多好多的气…… 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喵 的頭像
小喵

阿喵 ♥ 一个“如果女生”

小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igie兄弟
  • 我了解在做组的工作时,总会面对这些问题
    我试了很多次
    这个sem我也和你一样,报告都很不好
    其中几份我蛮愧疚,因为自己没能力,什么都帮不到
    白手领功的人,我系也有,过了几个sem了~他们已经成为班上的“粪”,分组时人人都避之大吉,但他们却都理所当然,只能在分组时,烧烧香了


    加油吧~兄弟~
    这个sem学了句话“现在吃亏就当学习”
  • 我以前foundation没有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次有点缺乏心理准备来应付这些挑战
    我会再接再厉的 =D

    小喵 於 2011/09/01 17:52 回覆